6
色彩风格

逃亡27年终被核准追诉!检察官用心用力用情在办案

【字号:      时间:2021-11-26      


“正义绝不会缺

一年来,承办检察官始终坚定不移地守护着这份笃定信念,尤其是在收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李某故意伤害案核准追诉的文书之时。

1993年12月,犯罪嫌疑人李某与被害人熊某同在煤矿务工。因李某在宿舍洗澡后未倒洗澡水,二人发生争执和殴打。经矿长调解,头部受伤的李某表示放弃赔偿。次日晚,二人为前一晚的事情再次发生争执,李某持木棍击打熊某头部,见熊某受伤倒地,当即逃离现场。熊某于翌日身亡。

2020年10月11日,李某被抓获归案,并对27年前的故意伤害案供认不讳。10月22日,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李某予以批准逮捕,同月28日,报请上级院核准追诉。

公开问卷,用心守护正义

检察官审查发现,案发后李某逃往山西化名生活,结婚生子,后又投奔恩施岳父母家居住近十年,2010年携妻儿回秭归务工。案发以来,李某伪造身份,四处辗转,极力逃避侦查。归案后,毫无认罪悔罪态度,拒不道歉和赔偿。

2020年10月12日,检察官提前介入,查阅原始案卷材料,与侦查人员深入案发地现场查看复核。

根据刑法“从旧兼从轻”和核准追诉制度,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犯罪,超过20年追诉期限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李某故意伤害案适用1979年刑法,法定最高刑是死刑,但从案发到抓获已超过追诉时效。难道就此放纵犯罪?

检察官认为,虽然过了二十余年,可这起案件的社会危害性和影响是否依然存在,人民群众对正义的期待是否得到实现,仍然是追诉的灵魂所在。

带着对追诉时效的深刻认知,检察官和侦查人员共同深入案发地长阳县榔坪镇茶园村组织知情村民座谈,并开展问卷调查,集中听取当年知晓此案的35位村民代表的意见。问卷调查表设置七问,题题关系案件引发的社会危害性、稳定性等问题。

经过问卷调查和充分座谈,村民普遍认为要彰显正义,就应当追究李某的刑事责任,给予被害人家属经济赔偿。

“从村民的面色和言词中不难发现,谈及此案大家还心有余悸。”检察官深切感受到人民群众心中最朴素的正义感。

密集座谈,用力调处矛盾

2021年3月,检察官多次提讯李某,反复告知他认罪认罚从宽等制度规定,希望他积极赔偿,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时任检察长乔长松参与提讯,进行法治教育,对认罪认罚从宽和核准追诉规定进行释法说理,并多次听取被害人的4个子女的处理意见。

“最难的还是赔偿。”检察官语重心长,在一段时间里连续会见被害人家属、嫌疑人家属,组织双方座谈,电话和微信的联系记录已超过100条。

为真正化解矛盾,检察院和公安局各司其职,一方面调查李某及其家庭资产和收入情况,另一方面积极走访被害人家属,了解赔偿意愿,共同发力做好矛盾化解工作。

该院还通知李某家属到检察院,通过远程视频提审的方式,让李某和家属面对面交流,力求促成赔偿。

“每次提讯时他都说愿意赔偿,跟家属也说赔,可到协商赔偿金额时他又说没钱赔。”据检察官介绍,这几个月的普法教育和思想改造,李某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恶意利用“以不核准为原则”的制度拒绝承担责任,其主观恶性之大、矛盾之深不言而喻。

2021年5月23日,公安机关依法对李某暂予监视居住。

同步救助,用情弥补伤害

“红色的粗布衣服,手背上的皮肤较黑,布满褶子,并不熟练的握笔姿势,倒是一笔一划工整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是被害人的大女儿留给检察官的第一印象。

其实,在公开问卷调查时,检察官就已得知此案带给熊某一家的巨大影响,颠覆了一个家庭、几代人的命运。而在后来的走访中,检察官更加细致地了解到被害人家属历经了多么困难的生活。

被害人熊某壮年遇害,留下父母、妻子和四个儿女,还有未偿还的债务。父母忧思成疾,五年内相继去世;妻子挑起全家重担,三个孩子被迫辍学,只能举全家之力供小女儿一人读书。

“当年催债的找上门,牵猪赶羊。我妈为了借10块钱,跪着求人家。我大姐19岁就嫁了人...”被害人的小女儿回忆起那些年的穷和苦,不禁眼泪婆娑。

一案的尘埃落在这个家庭就成了一座大山,至今也没能跨过去。熊某的妻子体弱多病,丧失劳动能力;大女儿曾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2020年在精准扶贫的好政策下住进了安置房;大儿子靠打零工维持生计,二女儿是一名单亲妈妈,跑出租为生。只有小女儿读了大学,一边工作一边还完了各种债务。

调查核实后,该院立即启动司法救助程序,从快办理,帮助被害人家属申请到国家司法救助金2万元。

案件在申请核准追诉阶段,该院还及时协调县司法局,为被害人家属指定律师提供法律援助,核算人身损害赔偿明细,参与协商座谈。在核准追诉后,援助被害人家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